首页 »

奉贤·地标 | 放飞梦想 栖息心灵

2019/9/17 7:41:28

奉贤·地标 | 放飞梦想 栖息心灵

奉贤迎来收获的金秋:“中国化妆品产业之都”在东方美谷挂牌;国家级剧院“九棵树未来艺术中心”开工建设;国际青年艺术周在奉贤拉开帷幕。以致过去很少用来修饰奉贤的词语,“国际范”、“逆城市化”等等,也常常在人们的嘴边传送。

鸟瞰奉贤。

 

22年前的今天,奉浦大桥通车时,媒体报道的标题是“奉贤离市区近了”,到了今天,标题应该可以变成“奉贤与市区连了”。黄浦江上,奉贤通往市区的大桥可谓“接二连三”:闵浦二桥、闵浦三桥。和虹梅路越江隧道相连的高架今年9月底建成通车,奉贤与市区有了“城市高架”;年底通车的上海首个BRT公交,使奉贤拥有“快速公交”;而明年底贯通的轨交5号线南延伸段,更使奉贤搭上“城市专列”。

 

今天,用“乡村里的都市”、“都市里的乡村”来描绘奉贤,或许也难以达意。在崇尚自然的时代,大都市边上的郊区成了年轻人放飞梦想、栖息心灵的选择,这里既有城市的繁华,也有乡村的宁静。有时身处大都市的你,目光远眺着万家灯火,思绪却留守在老家的小院和星光点点的夜空,内心无法释怀。奉贤,让心灵回家。

金海社区小区一景。

 

撤县建区的16年来,奉贤积累了很多足以令人为之振奋的“热词”:从成功创建全国文明城区、好家风好家训培育到圆梦行动开展;从上海之鱼、千人计划到十字水街、东方美谷、百座公园;还有感动奉贤、感动上海的名字:邬引军、马利军,一位是离了婚却对原来的妻子、丈人不离不弃的中国好女婿,一位是撑起一个风雨飘摇的家的藏族媳妇。他们,让这座城市变得更有温度。而这方土地的温度与厚度,离不开“贤文化”长期以来的滋养与润泽。

 

奉贤“老货”不少。据传世界最古老的货币(贝币)起源于奉贤海滩,与万里长城同时修建的“秦皇驰道”滨海道终点站就在奉贤。除却这些难以考证的史料,奉贤还有一座活着的“海上长城”,华亭东石塘也是如今上海体量最大的不可移动文物,还有穿越宋元明清的二严寺、万佛阁,世界上元音最多的语言是奉贤的金汇方言。最为奉贤人骄傲的是孔子唯一的南方弟子言偃来奉贤传道,使原本的荒蛮之地,成为“海隅处处可闻礼乐之声”的“滨海文墨之区”。

奉贤水岸。

 

奉贤新景连连。今天,玛丽黛佳的灯光秀穿越时空,颠覆着人们对时尚的认知;国庆期间上演的亚洲音乐节,使碧海金沙成为年轻人“热情的沙漠”;“游学计划”让每一位奉贤学子开启“世界之窗”,眺望更远的天空。从郊区第一家全国文明城区到上海市第一个创建全国生态园林城区,奉贤正实现着新的跨越。这座城市因水而灵动,因岁月的洗礼而隽永。一座城区因为有了自己的梦想而变得更可爱,正像奥古斯汀在 《上帝之城》中写道,我们要建设一座赋予生命的精神之城。

 

奉贤,她有一张素颜,天然雕琢;她也像一个花旦,粉墨登场。

肖塘中学学生赴英国研学。

 

图片来源:奉贤区供图

题图为:海湾森林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