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群不大会英语的上海阿姨爷叔去欧洲骑行,却被请上了警车…

2019/9/11 21:02:44

一群不大会英语的上海阿姨爷叔去欧洲骑行,却被请上了警车…

 

这几天,63岁的丁达荣刚刚环太湖骑行回来,他的太湖骑行单日骑行成绩是210公里,被朋友们誉为骑行牛人。不过,丁达荣觉得这算不了什么。他更牛的“战绩”,是曾经和其他6位平均年龄超过60岁的上海阿姨爷叔,一起去了欧洲骑行。

 

在那次环欧洲骑行中,丁达荣和队友们途经10个国家、近20个城市,在40天的旅程里平均每天骑行超50公里。而他们中只有2人会说英语,有过出国经历的更是仅有团队中的老大哥——75岁的杨欧一人。

 


 

【喜:白本护照签出了申根签证】

 

决定去那些中文名字叫不清楚英文名更是完全念不出的欧洲国家,起始于上海植物园的一角的3次准备会。当时,7个因在公园里溜直排轮结缘的上海阿姨爷叔一拍即合,决定来一次说走就走的骑行。

 

他们中有退休教师、有离休干部,但大多是普通的退休职工。7人中有6人从没出过国,有5人几乎不会说英语,有过骑行经验的也就寥寥两三个。欧洲对此前的他们而言,是电视机里的旅游风光片,是朋友圈里小辈晒出的“九宫格”照片,更是埋藏在心底多年的一个出国梦。

骑行在林间小径

 

这群阿姨爷叔要去欧洲骑行的事,很快就在植物园的健身圈子里传开了,跳广场舞的阿姨说:“那么大年纪不跟团要自由行,吃得消伐?”,打太极拳的爷叔说:“英文都不会,小心在欧洲走丢哦!”更多人则是根本不相信,刚刚办出的白本护照能拿到欧洲的申根签证。

 

说不紧张是假的。55岁的张刘琴说自己在签证办下来前失眠了两天,虽然大家提议去欧洲时她也积极响应了,并上网查了几个国家的攻略,但真到办签证时心里还是有点没底。

 

7人团队里的翻译官,64岁的退休英语老师熊百川则淡定许多。一手包办团队成员签证的他在送签材料里夹了两个“杀手锏”——其一是7名团队成员穿着全套骑行装备,手推单车在上海植物园门前的合影;其二是熊百川亲笔写的一封声情并茂的英文信。信中介绍他们是一个上海老年环保骑游团,从前没有机会,如今大家生活改善了也有时间了,希望去欧洲看看,并且通过40天的骑行挑战自己。也不知是不是这两个“杀手锏”起了作用,签证很顺利就办下来了。

 


 

【囧:骑车上了高速被“请”上警车】

 

打包好行李,托运上可折叠的自行车,老年环保骑游团成功向欧洲迈进。

 

在欧洲,骑行是很普遍的事。大大小小的城市里一般都设有专门的自行车道,有时和人行步道在一起但会画线或涂以专门的颜色区分。令人惊喜的是,在有的乡村,车辆只能从小村镇外绕行,而自行车道则会从小镇中穿过,途径教堂、钟塔等,可以多领略很多风光。

 

他们骑行在多瑙河边,感受迎面而来的风;骑行在布拉格街头,伴着民间艺人的小提琴声;骑行在阿姆斯特丹的街道上,听荷兰孩子用中文说“你好”;骑行在尼斯海边,兴致来了就把车停下去海里游回泳。

穿过大街小巷

 

不过骑行的道路也不总是一帆风顺,在马德里骑去风车小镇孔苏埃格拉的路上,他们就被“请”上了警车。当日,为了一睹塞万提斯笔下“堂吉诃德大战怪物”的风车小镇的风采,老年环保骑游团一早设置好GPS就出发了。然而骑到半路,团队里比较有骑行经验的丁达荣和张刘琴就发现不对劲,怎么GPS直往高速上面指?高速上一般都不能骑车的呀!他们一商量就停下来,招呼其他的队友想重新选择骑行路线。然而此时,骑在领先位置的饶立琴已经没影了。丁达荣和张刘琴赶紧边骑边追,不过还是慢了一步,饶立琴已经骑上了高速公路。

 

高速上的车辆车速一般都很快,骑在车流中的饶立琴自己也慌了神。丁达荣和张刘琴在后边看着也只能干着急。不一会,一辆警车追上了饶立琴。半句英语不会说的她被吓了个半死,以为自己要进警局了。幸好此时,丁达荣和张刘琴也赶到了,他们拿出了英文版的行程以及老年环保骑游团的合影,警察仿佛明白了他们的意思,友好地把3人请上了警车,送到了风车小镇。

 

和团友汇合后的3人已没了刚才的紧张,只是没想到会因为这样的疏忽在欧洲坐了一回警车,也算是骑行的“奇遇”之一。

 


 

【虐:一下便秘了十几天】

 

对老年环保骑游团的团友而言,在欧洲40天的旅程中,最不适应的,莫过于自己的中国胃了。奶酪、意面、披萨饼……熊百川说,由于吃不惯欧洲食物里过多的奶制品,他在刚到欧洲的三五天里天天滑肠。与他相反的是68岁的老江,不知是因情绪紧张还是水土不服,在整整便秘了10天后,他被送进了布达佩斯的医院。

 

欧洲医院的诊疗方式和国内区别很大,让团友们傻眼的是,布达佩斯医院的医生只是简单地问了老江几个问题,就开了药方,让老江自行去药房买药。然而药物依然没能缓解老江的便秘。两天后,当团队抵达维也纳时,老江第二次进了医院。

 

这次,在团友的极力要求下,医生给老江挂上了盐水。虽然,盐水的疗效也没有很显著,但好歹缓解了少许便秘的症状。

 


 

【惊:财物证件被偷光】

 

旅行在外,被偷窃一定是相当不愉快的经历,张刘琴却不幸遇上了。

 

说来老年环保骑游团的警惕性并不低,在柏林,他们就曾被三五个吉普赛人包夹,领头的人假意推销,其他人便趁伺机行窃。亏得团友们相互照应,那次的行窃并没有得逞。

 

或许是布达佩斯到维也纳的一等座欧铁太过舒适,张刘琴和团友们一上车便三三两两地靠在一起打瞌睡,原本时刻背在身上的小包也被随手塞进了行李箱里。后来回想起来,的确是有些奇怪,明明车厢并不拥挤,也有不少空座,同车厢的两个东欧年轻人还硬要和张刘琴挤在同一排座位上。等他们下车后不久,张刘琴便发现自己的行李箱不知所踪,财务损失还是其次,护照等重要的证件也一并丢失了。

一路互相帮助的团友

 

对于此前没有出国经历的张刘琴而言,丢失护照无异于晴天霹雳,她甚至怀疑自己还能不能顺利回国。令她感到欣慰的是,团友们不仅陪她去大使馆和警察局办理了临时证件,还集资帮她购买了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一起度过了这次难关。

 


 

【幸:终于搭上了返程末班车】

 

不愉快的经历毕竟是少数,伴随着老年环保骑行团更多的是幸运。熊百川还记得,一行人从因特拉肯坐欧铁到达少女峰站的时候,已经是当晚的11点多了。天空中下着雨,而他们用来导航的GPS却意外地没电了。如何从车站到达旅馆?老年环保骑行团的成员们都犯了愁。他们推着自行车,在街头无头苍蝇般地转悠。

 

正当他们手足无措时,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孩骑行而来。团内的英语担当熊百川立马上前问路,女孩也很热情地为他们指了路,由于怕他们找不到确切位置,女孩更是主动表示愿意陪同他们一起骑往目的地。就这样,他们在细雨中骑了足足30分钟终于到达了住宿的旅馆。而和他们告别后,外国女孩却向完全相反的方向骑去……

骑行途中不时查看路线

 

不过,并非每一次迷路,都能恰好遇到好心的路人,更多时候还得自己摸索。

 

丁达荣清楚地记得那是旅程的倒数第二天,他们买的欧铁通票有限期的最后一天。当天的行程原本到法兰克福就结束了,但丁达荣、张刘琴等人还想利用最后一点时间去莱茵河流域观光。由于持欧洲铁路通票的旅客可以免费坐莱茵河吕德斯海姆到科布伦茨段的游船,所以他们计划先坐火车到吕德斯海姆,随后乘一段游船,再从科布伦茨乘火车返回。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当他们抵达吕德斯海姆时最后一班游船已经开走了。会英语的团友不在,丁达荣、张刘琴等人只能向售票员重复“法兰克福”这一英语单词,令人不解的是,售票员听后却直摇头。

 

比划了半天,丁达荣、张刘琴等人终于明白,从吕德斯海姆没有返回法兰克福的直达车。时间不早了,他们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一列往法兰克福方向的列车,然而谁都不能确定到达中转站后是否能顺利坐上回法兰克福的车。焦虑中,他们到达了中转站,所幸当晚最后一班开往法兰克福的列车是夜里11点半,他们有惊无险地赶在欧铁通票到期前的最后时刻回到了法兰克福。

 

重回上海后,第一次参与骑行的熊百川在家躺了两个月才缓过来,老江的便秘居然不药而愈了,丁达荣和张刘琴还在四处骑行……虽然波折重重,他们却不认为3年前的欧洲骑行是老年环保骑游团的终点。张刘琴说,下一站,他们想去中国台湾:“谁说小青年才能环台湾骑行,我们老年环保骑游团可一点也不逊色哦!”